登录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艺术 > 其他工艺 > 藏族的五色文化,你了解多少?

藏族的五色文化,你了解多少?

据说这经幡是由古印度女子身穿的纱丽演变过来的:在古印度,女子们 都穿着薄薄的纱丽裙衫,丈夫远离家门时,妻子扯下身上的一块衣角挂在门口或树上为其送行。天长日久,布的颜色退了,年复一年布丝被风吹走了。吹到哪里去了呢?据说吹到丈夫的身边了……随着佛教的兴旺,这纱丽变成了一块块薄薄的纱布,并染上了颜色,印上了经文和神像,成了今日的经幡。
 
西藏高原是多形态的自然环境,藏民族早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色彩观念,对不同颜色均赋予了某种不同的寓意、次重和等级,其中最常用和尊崇的主要有白、蓝、红、黄、绿等。
这五色是藏族原始宗教——苯教中代表五种本源的象征色,后来被佛教所借用:白色代表云,蓝色代表天,红色代表火,黄色代表土地,绿色代表水。
 
经幡的各种颜色是固定的,不能随便创新。其次每块颜色的排列顺序是严格规定的,不能有任何差错。因为经幡的意义很明确,不是为了美化环境,而是祈求福运隆昌,消灾灭殃。
白色
白颜色在藏族人们生活和仪式中扮演着特殊角色,使用之广、出现频率之高是任何颜色所不及的,这得自于西藏本原文化和外来宗教文化的双重影响。
 
藏民族习俗中崇尚白色的最典型的例子没有比“哈达”更突出的。人们很容易就能发现,洁白的哈达是藏民族各种礼节——无论是最高最神圣的还是最普通最简单的——都离不开的一种符号。
在活佛出行时也专门有穿白色衣服的所谓“白人”和他的白色坐骑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开道,叫“达嘎米嘎”即“白人白马”。寻常百姓在平时梦见“达嘎米嘎”或路上偶尔遇见白马等也均认为是一种吉兆。
 
高寿老人在本命年时会特意穿一件上面绘有日月图案的白颜色上衣以示吉祥;甚至那些每天转经的人们在转经路上随意看到一块白色鹅卵石也会很自然地拣拾起来,再供放到高处或玛尼石堆旁。
蓝色
西藏的蓝颜色中我们最熟悉的应该是所谓的“藏蓝”或叫“藏青”的颜色。它在藏地的代表意义有:五色经幡中蓝颜色象征着天空;在佛教中具有方位意义的五种性佛中蓝颜色的不动如来佛总是代表着中间位;而藏戏中蓝色的面具特指猎人角色。
 
传统的藏族绘画用色口诀理论中称:“青蓝美丽富饶家,勤劳智慧来伴陪……”,这是藏族民俗传统中对青蓝颜色赋予的另一种寓意和象征。
 
藏青色主要用于以表现宗教题材为主的唐卡、壁画中的各种愤怒神和护法神。该颜色能够最大限度地表现出愤怒神、护法神的法力、威严和气质,并具有某种立体效果的色相感觉,这是其他任何青蓝颜色所无法呈现的艺术效果。这也与佛教文化中蓝颜色代表威严的寓意是一致的。以表吉祥富足。
红色
传统的藏族绘画用色口诀理论中称:“红与橘红色之王,永恒不变显威严……”,把红颜色所具有的王者地位明确地确定下来了。
 
出家人的袈裟使用红颜色的缘故,源于两千五百多年前的佛教发祥地印度。运用为出家人的着装色,以此表示他们的超脱、不求外表、但求精神境界的完美的愿望。
后来随着地域的不同、人们视觉习惯的改变,逐渐把红颜色几乎推到了最高尚的地位,红色便为高僧、出家人和寺庙专有独享。
 
现在,人们把藏式宫殿、寺庙建筑顶部、短墙部所用的赭石红颜色习惯性地叫做“喇嘛红”,由此成为体现藏民族风格的典型色彩之一。
黄色
黄颜色在西藏人眼里是最有专用特性的色彩,并可以呈现,固定身份,有典型的符号意义。黄颜色被广泛应用在寺庙等宗教场所。
 
佛祖释迦牟尼金黄色的身色和各种宗教用品、佛像衣装,特别是专用于高僧、大活佛的居室和袈裟衣装都是特有的金黄颜色,因此在西藏传统习俗中普通出家人和俗人一般是不会穿着黄颜色衣服的(除了在每逢本命年时特意穿一件黄颜色衬衣或带一条黄颜色腰带)。
 
藏传佛教五大教派中“格鲁派”的特定颜色也是黄颜色,因为此派僧众所着袈裟和僧帽均尚黄色;在藏戏中带黄颜色面具的角色就代表着高僧大德……等等。
绿色及其他
绿色在藏民族中具有一种“平民颜色”的特征,它更接近于大众,更接近于生活和广大的农牧区。在藏族牧女身上常常看到绿头巾、绿松石装饰、绿色衬衣、绿色长袍边条和绿色邦典等。
 
五色经幡中绿颜色象征着——水;而藏戏中绿色的面具特指女性角色。
 
经幡除了颜色的象征意义外,还有文字和图案主幡上密密麻麻的藏文字母和栩栩如生的鸟兽图案是木刻板印刷的,藏文一看便可知道是佛说经教。文字部分是直接传达意义的,不象颜色和线条,所以把文字念下来就能知道它的内容。
 
藏民族传统习惯上对不同颜色赋予的意义也不是单一不变的,很多颜色随着使用场所与形式的不同,其寓意也会发生变化。